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一品女仵作 > 番外三 二合一的番外

番外三 二合一的番外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萧容禀
  
      萧容禀没想到,最后自己还能全须全尾的离开京城。
  
      在知道自己所做的荒唐事情之后,他忽然就想起当年惩罚柔儿时候,柔儿曾说过,这一生并非她负了他,而是他负了她。
  
      他坐在奢华的马车上,看着背后愈来愈远的城墙,苍凉的呢喃道:“没想到,我最后竟然败在了一个小小的大理寺丞手中。”
  
      其实早在入宫之前,他就有所准备,哪怕他不幸落入当今手中,那宫外也依旧还有他留的后手。却没想到,最后皇帝并未问罪与他,只是将他囚与长丽宫三个月。
  
      那三个月,他几乎日日陷于愧疚之中。对那个本是贤淑的书香女子愧疚,对因自己而死的女儿愧疚,直到三个月后他被送出皇宫,才突然发现自己曾经苦心经营的一切产业,如今都不复存在了。
  
      甚至,就连父王当年离开京城之前,隐藏下的势力,也尽数被皇帝拔出了。
  
      莫说那些为他洗赃银的产业,便是他为藏身所开办的店铺,也都易主了。
  
      现在的他,可以说是败的一塌涂地。
  
      “王爷,您可要喝些水?”本是一身华服,在宫中扮了肃王整夜的男人,此时恭顺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萧容禀摇了摇头,无力道:“不了,赶路吧。”
  
      到了今日,他不得不承认当今的手段跟魄力,竟然敢放他回到金陵。而且,并未收缴他身为王爷所享受的荣华跟富贵,就好像一切都未曾发生一般。不问罪,不惩治,甚至他的罪名公告天下,只是让一些关于他凶残的流言传出。
  
      在宗亲之中,皇帝因放过他这个肃王一脉唯一的血脉而被称赞仁慈。在百姓之中,他也因将收缴的赃银用于减免赋税,而得了声誉跟明君之名。
  
      唯有他,成为与京城之中欢欣鼓舞的百姓截然不同的人。
  
      就算能回到金陵继续享受荣华富贵,可他还能享受多少年呢?肃王一脉,在他这里也算是绝了,往下再无子嗣继承。这大抵就是皇帝真正的目的吧。
  
      因为许楚查到的账本,肃王一脉经营了两代的势力烟消云散,就算放他离开京城,他也再无能力生事。
  
      也不知是因为这一次溃败的彻底,还是因为年老了,这颠簸的路上,他竟然想起了许多事情。
  
      好的,坏的,善的,恶的。
  
      他尤记得当年刚随父王离开京城的时候,路上经历了数不清的刺杀跟毒杀。当时,父王一直引以为傲的兄长跟自己那虎头虎脑的侄子接连遭到毒手,也就他因扮作下人而逃过一劫。
  
      而那些斩草除根的手段却并未因他们远离京城而停止,承宗皇帝当时的目标十分明确,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,所以他们一行人中但凡年幼的下人跟孩童皆无一人存活。
  
      大概那个时候,萧容禀的心就开始变得偏执了。毕竟,那么多伙伴,甚至于他一同长大的书童,都因他而死,那种恐惧跟恨意自然也就汹涌而生了。
  
      所以,他小时候总畏惧离别,更恼恨背叛。
  
      后来到了孙家,他的待遇也并不算好。一是父王本就自身难保,之所以能让孙家留下他,皆是因为父王手中有孙家的把柄。二是孙家想要撇开落败的肃王一脉,攀上承宗皇帝的高枝,自然也视他为眼中钉了。
  
      而他儿时所有的温柔,都来自于孙柔,那个善良干净的闺秀。
  
      他清楚的记得,孙柔性情内敛喜爱种花,可有时候行为又十分洒脱。她会取了书卷在花丛之中席地而坐,随口念叨几句让人感到平静的诗句。也会身着粗布衣衫,亲自打理那些花花草草的。
  
      更会在他被孙家人欺侮之后,面带疼惜的帮他上药。
  
      可以说,他前半生所有的感情跟喜怒,都来是在孙柔身上学会的。
  
      可是,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忘了自己最初心底里的誓言的,那个想要一生一世护着孙柔爱护孙柔的少年,是何时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?
  
      萧容禀靠在车壁之上,满心苦涩。
  
      大概是从无意中听到孙家老爷跟孙夫人谈及孙柔亲事开始吧,那个时候他就知道,孙家上下看重的孙柔夫婿,其实是那个算得上颇有权势的王允。
  
      只可惜,他们却不知,王允也一心想要振兴王家。
  
      所以,他与父王设局,将王允拉下水,让他成为肃王一脉的附庸者。而王允做得也是极好的,从未出过差错。
  
      萧容禀想着想着,就想起了当日王允所供的供词。当年,本该是孙家骄傲的孙柔,之所以会被逐出孙家,皆是因为她除了他不愿再嫁旁人。而孙家怎么可能在孙阮阮准备入京之际,让她与肃王一脉牵扯上?
  
      哪怕他当时是隐去了身份,栖身在孙家的。那孙家也不允许自家女儿,与他生了纠葛。
  
      他想自己当时为何会一心认为孙柔与孙家一样,只想一心跟自己撇清关系的呢?
  
      倘若当时他有一丝一毫的耐心,或者功利心跟猜忌心并不那么重,那他是否也能与她夫妻恩爱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