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南少,你老婆又跑了 > 第二千二百二百三十一章、大结局

第二千二百二百三十一章、大结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冷婉却在这时突然出手,扼住她的喉咙,把药丸塞进去。
  
  一切发生得太快,南墨馨来不及反应,药丸就进了肚。
  
  “呕,呕——”
  
  她用力抠脖子,想把药吐出来。
  
  “别白废功夫了,那是我找人专门炼来对你的药,入口即化。”
  
  腹中传来火辣辣的痛感,南墨馨倒在地上,痛苦的喘息着。
  
  她要死了……
  
  “馨儿!”
  
  慕容焱赶来,看到南墨馨躺在地上,急忙把她抱起来,“馨儿,馨儿!”
  
  “我要死了……”南墨馨拉着他的手,“慕容焱,我有感觉,我真的要死了。”
  
  慕容焱反握住她的手,紧紧的握着,慌乱的说:“不,不会的。有我在,你不会死……”
  
  他努力想把自己的生存力输送给她,却不像平时那么顺畅。好像被什么东西,阻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。
  
  “会的。”南墨馨摇摇头,“不过不要紧,我已经解除了血契,不会死的。”
  
  “馨儿……”
  
  “好好活下去。”南墨馨竭尽全力,最后冲慕容焱一笑,缓缓闭上眼睛。
  
  这一回,是真的要死了。她已经感觉到死神的召唤……
  
  她甚至没来得及把真相告诉慕容焱,是冷婉害了她。
  
  “馨儿!”
  
  慕容焱抱着南墨馨的身体,发狂一般的喊叫起来。
  
  冷婉松了口气:可算是死了。
  
  “馨儿!馨儿!”
  
  慕容焱凄厉的叫声,在大宅里回荡不休。
  
  所有的人都奇怪的看着他:他好像在叫一个女人的名字,身体的姿势明显是在抱着人。可他们什么也看不到……难道真如传言所说,焱少被鬼怪迷惑了?
  
  “焱少,冷静,你现在还有机会。”小乖的声音在慕容焱大海里响起。
  
  时隔百年,他竟然又听到了小乖的声音。
  
  是因为南墨馨已经死掉,失去宿主的小乖才又回到他身上?
  
  想到这,慕容焱心头更是阵阵抽痛。
  
  “十分钟之内,做出你的选择。一、留在这里继续当你的焱少。二、离开这里,跟她去二十一世纪。”小乖说。
  
  慕容焱怔了怔:“跟她走?”
  
  “是的,你愿意吗?放弃你所拥有的一切,去陌生的世界唤醒她。”
  
  “我愿意!”慕容焱脱口而出。
  
  这一刻,还有什么比她能活着更重要?
  
  “你想好了。过去了你就再也回不来了。”小乖叹息。爱情真是个疯狂的东西,能令人生,也能令人死。
  
  “我愿意,只要她能活。”慕容焱站起来,四下张望。他要从哪里去呢?
  
  那是她的世界啊!
  
  先前一直不肯答应送她回去,其实是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啊!
  
  时光无法倒流,他想帮她也是有心无力啊!
  
  冷婉惊了一下,问:“你愿意什么?”
  
  她不说话还好,一说话慕容焱就注意到她了。
  
  他看着她,面色变得无比阴郁。
  
  一股寒意从脚底窜起,冷婉下意识的后退两步,害怕的看着他:“焱,你怎么了?”
  
  “是你干的吗?是你给她药的吗?”慕容焱阴冷的目光,盯向冷婉。
  
  冷婉瑟缩了一下:“不是。我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。”
  
  “她?”慕容焱冷笑,“什么她?我告诉你她的存在了吗?”
  
  冷婉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。一时做贼心虚,她竟然主动招了!真是失策!
  
  “是你教她解除血契的方法,是你要她杀了我。在她不肯后又恐吓她,让她离开我!”慕容焱十指紧缩,关节发出咯咯的声音。在这安静的房间里,显得格外恐怖。
  
  冷婉步步后退:“不不,你误会我了,我没有……”
  
  小乖提醒慕容焱:“还有五分钟。”
  
  对冷婉这样恶毒的女人,干嘛和她废话?直接杀了算了!
  
  “冷婉,你很想要梦之盒,是吗?”慕容焱突然笑了,那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。
  
  冷婉眼前一亮,却不敢承认:“什,什么梦之盒?”
  
  “那我告诉你,梦之盒根本就不存在。”慕容焱说。
  
  “不可能!”冷婉大吃一惊。
  
  “我说的话,你不信。那便只能让你去问上帝了。”
  
  慕容焱眼中浮起嗜血之色。他一个大步向前,同时伸手捏住冷婉的脖子:“什么身体出问题,只余百年生命。什么爱我……全都是谎言。”
  
  “焱……”冷婉呼吸受制,痛苦的挣扎起来。
  
  慕容焱却不肯给她再解释的机会。因为他,没有时间和她废话了!
  
  他手下用力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。冷婉的脖子直接被拧断!
  
  闻讯赶来的众人一看此情此景,都吓坏了。冷父见惟一的女儿被杀,疯了一样扑过来:“慕容焱,我杀了你。”
  
  可是,他还没有跑过五步,就被慕容氏的人架住,拖出去。
  
  “传我令,灭冷氏。凡姓慕容的,谁灭光冷氏,谁便是继承人。”慕容焱交待完,竟然浑然全身轻松。
  
  他轻轻的对小乖说:“我们走吧!送我去找她……”
  
  “好。”
  
  众目睽睽之下,慕容焱突然消失!
  
  大家以为眼花了,有的猛眨眼睛,有的揉眼睛。但慕容焱的确是像一阵光,从他们眼前完完全全的消失了!
  
  至于他去了哪里,还会不会再回来,谁也不知道……
  
  ——————
  
  二十一世纪,江城,南家大宅
  
  三月之期已到,南墨馨却没有苏醒。她的情况和简汐当然的情况,并不一样!
  
  三个月的等待,都因为有一个信念:馨儿睡三个月就好了!
  
  所以每个人的心态,都还算稳定。
  
  可是现在,三月之期已到,南墨馨却没有丝毫要苏醒的征兆。这让人如何是好?
  
  “馨儿,我的馨儿……”南墨辰跪在床边,紧紧的握着南墨馨的手。
  
  她的手又软又暖,一如当初。
  
  她明明还活着!却醒不过来!
  
  不止南墨辰,简汐也撑不住了,哭倒在南慕风怀里。
  
  三个月,这对患难夫妻都苍老了许多。
  
  曾经,多少大风大浪都没打倒他们,现在,却为馨儿生了华发。
  
  沉倾颜抹抹眼睛,低声说:“馨儿可能还没睡够,馨儿可能还要再睡几天……”
  
  苍白无力的自我安慰!谁信?
  
  连沉倾颜自己都不相信。
  
  “馨儿,我的馨儿……”简汐低低的哭泣着,绝望又压抑。
  
  南墨辰更是自责到难以形容。是他没有处理好黎茵,才害妹妹变成这样。
  
  不知道是在异世受了委屈,还是听到了父母亲人的哭泣。南墨馨的眼角流下一滴泪。
  
  “馨儿哭了?”南墨辰一怔,然后欣喜若狂,“倾倾,你快给馨儿检查一下,她流泪了,是不是要醒了?”
  
  所有人,都停止了哭泣,一个个无比企盼的看着床上沉睡的南墨馨。
  
  是,要醒了?
  
  然而,沉倾颜检查一番后,还是老样子。失望之余,她都不忍心把结果告诉南墨辰和简汐、南慕风。
  
  “倾倾,直说吧!”南慕风拥着爱妻,声音嘶哑。曾经铁骨铮铮的汉子,最终被生活打磨成悲伤的父亲。
  
  等待让人失去耐性,等待让人变得脆弱。
  
  南墨辰回眸,看着自己的父母,一股酸涩涌上眼眶。
  
  当初,他志在军营。却在母亲的游说下放弃了志向,在军营中磨练了三年便回来接手公司。他曾经在心里抱怨过,现在,他却庆幸自己留在了父母身边。
  
  冥冥之中,一切皆是注定。
  
  用母亲的话来说:你父亲的经历不能再你身上重演一变。天生异能者,注定要承受太多东西。我希望你能忘记自己的优势,做一个平凡人。
  
  妈咪是对的。他和妹妹都不平凡。妹妹一出手,便变成了这等模样。
  
  他,埋没了理想,忘记自己有什么不同,才得以平安度日。
  
  南墨辰用力咬了咬牙,低声说:“爹地,妈咪,以后不管怎样,有我和倾倾在你们身边。馨儿,我们会一直守护她。”
  
  已然是做了最坏的打算。
  
  沉倾颜心里又是一痛,强颜欢笑道:“一切正常,看她什么时候愿意睁开眼睛。不过,馨儿会哭,说明她听到我们的声音了,她有意识,身体健康。她一定会醒的!”
  
  失望,像黑色的海水,把众人淹没。
  
  除了这样想,还能怎么办?
  
  “叔叔阿姨,你们去休息吧,我守着馨儿。一有好消息,我立刻告诉你们。”沉倾颜说。
  
  南慕风叹息一声,点点头,叮嘱了几句,带着已经快哭晕的简汐离开。
  
  “墨辰,你也出去吧!”沉倾颜说,实在不忍心看他们一个个伤心到不能自已的样子啊!
  
  其实,每日每夜守护着馨儿的沉倾颜,又何尝不是如此?
  
  多希望,她一回头,就看到馨儿的笑脸。多希望,她一觉醒来,便听到馨儿的声音……三个月,九十余天,她每天都在希望和失望中度过。
  
  这份煎熬,南墨辰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
  
  他站起来,抱住沉倾颜,哑声说:“倾倾,谢谢你……”
  
  “墨辰,等馨儿醒来,我们就结婚吧!”沉倾颜轻轻的说。
  
  南墨辰一怔:要是馨儿永远都不醒呢?他们就永远不结婚?
  
  沉倾颜努力撑起笑颜:“馨儿不忍心看我们为她耽误光阴的,她会醒的。我还要馨儿当我的伴娘,你说好不好?”
  
  她,还怀揣着希望。
  
  南墨辰用力抱紧沉倾颜,有泪从眼角滑下:“……好。”
  
  馨儿,你看到了吗?你的好姐妹为了你,赌上终身!你一定要快快醒来啊!
  
  …………
  
  时光匆匆,一夜过去。太阳升起升起,三月之期彻底划上句号。
  
  所有的人都接近绝望了。
  
  他们沉默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,不再轻易提起“馨儿什么时候醒”。这个问题实在太敏感,每一次提及,都像刀子一般扎心。
  
  简汐太过悲伤,南慕风把馨儿交给沉倾颜便带着她去盘龙江边吹风散心。
  
  这家里的气氛,太过悲伤。一群悲伤的人凑在一起,是一个巨大的悲伤!
  
  不管怎样,馨儿还活着。只要活着就有希望。而其他活着的人,也不能一直沉浸在悲伤中啊!
  
  ……
  
  三天后,暮色时分。南墨辰坐在客厅里,抱着笔记本电脑,用工作麻痹自己。突然,刘叔跛着脚,惊慌的进来说:“少爷,有人来找小姐。”
  
  “谁?”南墨辰惊了一下。
  
  馨儿的朋友他全都认识,大家也都知道馨儿情况不好。用他们的说法:馨儿变成了植物人。三个月来,已经没有人再来探望了。
  
  现在,天都要黑了,来的会是谁?
  
  “是一个很漂亮的男人,皮肤很白,头发是浅棕色。他说他是馨儿小姐的丈夫。”老刘叔皱着眉说。
  
  那小子说话太离谱了,连他这个老眼昏花的老人家都不信。
  
  南墨辰大吃一惊,也怒了:“胡说八道,馨儿哪里就有丈夫了?”
  
  “有的,是我。”
  
  慕容焱大步走进来,他的身高和南墨辰差不多,身上带着很强的霸气。眼中带着疲惫感,满面沧桑。
  
  “你是谁?”南墨辰警惕的站起来,已经做好攻击的准备。
  
  “我是慕容焱,馨儿的丈夫。现在,请让我见一见她,我能让她苏醒。”慕容焱说。
  
  错了两百年的时光,这里实在是太落后了。让他有一种从都市回乡来种田的感觉。
  
  不过,那些都无关紧要。重要的是,唤醒馨儿!小乖把他送到这里来,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。
  
  一旦小乖消散,他就唤不醒馨儿了。
  
  “你有什么办法?”南墨辰依旧保持着警惕。
  
  他可以确定,眼前这个男人他没有见过!也绝不是妹妹的朋友。
  
  “我有办法。如果我不能,你可以杀了我。”慕容焱有些急,“快,晚了就来不及了!”
  
  南墨辰犹豫了一下,最终,渴望妹妹苏醒的意念更强。他带着慕容焱上楼:“我跟我来。”
  
  ……
  
  房间里,沉倾颜正在帮南墨馨做按摩,看到南墨辰带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进来,惊了一下:“墨辰,他是……”
  
  南墨辰还没来得及回答,慕容焱已经快步冲过去,推开沉倾颜,然后,在南墨馨唇上一吻。
  
  “天啊!”
  
  沉倾颜震惊的捂住嘴,睁大了眼睛。
  
  南墨辰的恼怒到了极点儿,挥拳头上前:“登徒子,竟敢期待我妹妹!”
  
  砰!
  
  他的力道很大,慕容焱被打得摔到一边。
  
  口腔里泛起血的腥味,他伸手拭拭唇角,没有还手,没有解释。
  
  因为他没有力气了。
  
  为了来这里寻找馨儿,他和小乖都耗尽了力气。
  
  “主人,再见。”
  
  小乖虚弱的说完,便消散了。这一次,是彻底的消失,永不再来。
  
  慕容焱长叹一声,爬起来,想去看看南墨馨。
  
  拥有真正实体的她,比当阿飘时更美丽。
  
  “我杀了你!”
  
  南墨辰愤怒的低吼,再次冲上去,欲置慕容焱于死地。
  
  沉倾颜却突然抱住他:“等等,馨儿好像醒了!”
  
  南墨辰一愣,和沉倾颜一起看向床上的妹妹。
  
  南墨馨刚刚睁开眼睛,呆呆的看着天花板:她好像回到家里来了?
  
  南墨辰和沉倾颜不敢相信的眨眼睛:“馨儿?是你醒了吗?我真的醒了吗?”
  
  南墨馨坐起来,看着自己的哥哥微笑:“哥。”
  
  “我在。”南墨辰条件反射一样的跳起来,冲到南墨馨面前。
  
  好怕这是一个梦啊!
  
  “哥,我回来了。”南墨馨下床给南墨辰一个拥抱,让他真真切切的体会:她真的醒了,回来了!
  
  身体诚实的触感,让南墨辰终于确定,这不是梦,这是现实!
  
  沉睡了三个月之后,馨儿终于醒了!
  
  “哥,让你担心了。”南墨馨轻声说。
  
  “馨儿,你要吓死哥了……”
  
  “我没事的。”南墨馨松开南墨辰,走向沉倾颜,“倾倾。”
  
  “馨儿……”
  
  “我回来了。”南墨馨说。亲人的拥抱,让她有种放声大哭的冲动。
  
  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,她真的回到这里了。死在二百年后,却又回来了。
  
  难道死亡,便是回来之法?
  
  “是因为我。”被忽视了的慕容焱缓缓开口,他坐在地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  
  知道他们兄妹团圆不易,他本想先沉默一下的。结果那丫头把他忽视得太彻底了。
  
  “焱?”
  
  听到他的声音,南墨馨吓了一跳,一回头,便看到慕容焱坐在角落里,满脸疲惫,唇角带血。
  
  她吓得魂都要飞了:“你你你,你怎么来了?”
  
  “小乖送我来的。我不来,你就死了。”慕容焱挣扎着站起来,终于走向她。
  
  现在,轮到他拥抱她了吧?
  
  慕容焱长臂一伸,便把南墨馨拥进怀里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